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章 梦中惊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明染将窗扇关掩,房间里一下子便清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明小姐,可是我母亲的事有了眉目?”苏沉心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方才房中有人,她不能开口询问,而她的心从进屋就一直忐忑着。

    明染微微一犹豫,道:“还不曾,今日是想问问你,苏夫人去世前身边伺候的人可有不妥?或者苏府可有让你怀疑的人?”

    大长公主身份特殊,在没有确凿证据前,根本动摇不了她分毫,只能将替她在苏府下手的人找出来,或许还能指认她。

    苏沉心低头回想,沉默许久,她摇头道:“母亲去世前,一切并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明染将目光看向苏沉心身后的婆子。

    那名婆子似乎并未察觉明染的注视,一直低头出神。

    苏沉心顺着明染的目光望去,对着婆子道:“刘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刘妈身子一颤,道:“小姐,您还记得半年前夫人刚病,老爷就将掌家之权交给了冯姨娘,夫人才刚病,老爷就知晓了她不会好了吗?”

    刘妈的语气激动,身子随着说话时的愤怒而颤动。

    苏沉心突然起身,看着刘妈道:“你怀疑我爹?”

    刘妈孤苦无依,无儿无女。

    她在苏夫人身边伺候近二十年,在她心里,苏夫人不仅仅是主子,也是亲人。

    刘妈跪在地上,身子伏下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敢。”

    苏沉心眼角涌出泪水,秀美的面容上挂起两道泪水,让人看了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又何尝没有疑心过父亲,只是我不敢去相信,若真是他,我又如何为娘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明染站起身来,接过竹清递过来的丝绢替苏沉心拭去泪水。

    “明小姐,让你见笑了。”她止住泪水,低下头,不愿让自己的软弱显现在面上。

    明染轻轻叹了一息,“苏夫人确是中毒而亡,只是下葬多日,已查不出所中何毒。”

    苏沉心抬起头,立马又低下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刘妈也跟着痛哭流涕,她将头磕在地上,“夫人,您一生贤惠,谁如此歹毒啊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明染心中不忍,轻轻替苏沉心抚着后背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节哀,如今是要揪出给苏夫人下毒的人。”

    至于大长公主,她得想想......

    苏沉心仰起梨花带雨的面容,“对,我要找出凶手,我不能让娘枉死。”

    明染见她止住哭泣,问道:“若此事,与苏老爷有关呢?”

    苏沉心怔愣住,一张小脸无助地看着明染。

    “会是爹吗?若真是他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也不知道了”她喃喃细语,摇了摇头,颓坐到靠椅上。

    明染蹲下身子,安慰道:“先别想了,我让丫鬟在苏府留意一下府里的人,那个下毒的人,定会露出马脚,再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苏沉心点了点头,一脸感激。

    回想起曾经对明染的态度,她不禁心中惭愧。

    那时候苏府人人说她攀上了高枝,而苏老爷也几次暗示让她多多巴结明染,可她的心里,不管落入水里的是何人,她也会去救。

    她不想,为了一次相救,就以救命恩人的名义去索要好处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太后已经赏赐了许多恩赐,能被太后打赏,不该知足了吗?

    为了终止苏老爷的妄想,所以后来明染去苏府,她便冷下脸来相对。

    苏沉心看向明染,不知明小姐,可否明白自己那时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快要过年了,苏小姐要好好照顾身子,到时候,我们一起去长街看红灯。”

    明染面上明艳动人,弯成月牙的双眼闪动着光芒。

    苏沉心身子还未痊愈,没坐多久便领着婆子回去了。

    明染推开窗扇,任由窗外的冷风吹拂在她面上。

    只有感觉到冷意,她的思绪才会清晰。

    拂月送走苏沉心后走进屋,“小姐,云荷送来消息,苏小姐从苏府出来,便被人跟踪着。”

    今日明染让拂月去接苏沉心,而云荷就在苏府外面察看府里跟出来的人。

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